有一天我們把自己搞丟了?

  中國人所熟知的“勿以惡小而為之”出自《劉備敕劉禪遺詔》,也即蜀漢皇帝劉備病逝前頒發給太子劉禪的詔書。其中有一段切切叮嚀:“勉之,勉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能服于人。”

  這段譯成白話大意為:你要努力,要努力啊!不要因為一件壞事很小就去做,也不要因為一件善事很小就不去做。只有賢明和品德高尚,才能讓人信服。

  劉備這段勸子進德修業、有所作為的話對今天的我們仍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人性有很多弱點,其中最大的弱點是經不住誘惑。今天只是說了一句臟話,或是小考時作弊;明天跟在別人后面占個小便宜,或是在別人背后傳閑話;后天給人起個可笑的綽號,或是以默許的方式站到了霸凌方;大后天加入了網上一場不負責任的謾罵與攻擊……就這樣,一點一點,你被小惡所誘惑,把小惡養得越來越大。

  直到有一天,你突然發現你與所在的文明世界已經脫節,發現自己不帶臟字就不會說話,不占便宜就難受,自己的言談舉止在一個有教養、有追求的世界面前顯得既突兀又粗俗。你發現自己甚至已經無法“裝”出文明人的樣子,身邊那些自律慎獨的人開始因為你的粗野而感到局促不安,有的人干脆躲著你……。

  到此,你日常所行的種種小惡在累積效應的作用下,終于完成了從量變到質變的最初轉化,成為一個具有惡習的人。一不小心,還最終有可能突破底線。如果此時的你內心深處還保持著一些對教養的欣賞,那么,此刻你最惶恐的感受就會是:我把自己搞丟了!

  人把自己搞丟了的原因很多,而這一次,你是讓自己的小惡把自己搞丟了。可是,區區小惡怎么就會讓我們丟了自己?

  從心理學上看,這是因為人的動機具有“機能自主”的特點。人是有主觀能動性的,一類行為實施得久了,就會逐漸改變人的態度,最初因為實用而產生的某個動機,發展到后來就會轉變為自己的內在動機。

  換言之,機能自主指的是“過去的動機與目前的動機在機能上沒有聯系”。這是因為人有自主性,所以機能自主的動機是人類所特有的,人類的很多行為都由其所控制。

  那么小惡問題上的機能自主是怎樣發生的呢?比如,一個平時認真負責的學生某次因為復習不充分,考試時臨時采取了作弊的方法,當時只是應急而已。但是,因為嘗到了甜頭,下次再遇到同樣的情境,就可能再次抵制不住作弊的誘惑,久而久之,作弊就從最初的權宜之計而變作目的或者需要本身。

  一次作弊,一句臟話,一次背后詆毀別人,一次投機取巧,一次網上的攻擊與謾罵,所有這些小惡,不論最初做時是多么偶然甚至是不情愿,但是積累到一定時候,這些小惡就被養成了大惡,就會因為動機機能自主的原因而成為我們的習慣,或者行為模式,使我們欲罷不能,直到我們驚覺“把自己搞丟了”。

  這也恰如心理學家勞倫·斯萊特所言:“人心幾乎都有道德良知不及之處,若我們一再放任其擴張,等到道德良知遭到吞噬,那時再強烈的刺激也無法挽回了。”

  如果說因為惡小而為之是在養惡,是在逐漸背離自己性本善的初心。那么“勿以善小而不為”又會產生什么樣的機能自主現象呢?

  同樣因為累積效應的作用,比如不隨手扔垃圾、公共場合不大聲喧嘩、社會交往中遵守禮節、與人交流時注意言語行為得體等。一個人在重復做這類小善事的過程中漸漸就實現了會產生正面效應的機能自主:最初做這些小善事可能只是由于諸多原因,甚至是外在壓力。但久而久之,隨著所做的小善事越來越多,做小善事的動機就會自動升級,實現機能自主——他具備了能對自己行為負責的自主能力,在社群中形成了健康的利他觀,同時養成了助人為樂的道德習慣。

  至此,在生活中努力實踐“勿以善小而不為”者不僅會具有溫暖慈悲的面相,更重要的是,他會達到孔子所說的那種最高的自由境界:從心所欲不逾矩。

  首都經貿大學心理學教授 楊眉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johncarol.com